看了《长恨歌》

  • 分类:悦读时光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0-23 09:46
  • 访问量:35

【概要描述】

看了《长恨歌》

【概要描述】

  • 分类:悦读时光
  • 作者:
  • 来源: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0-23 09:46
  • 访问量:35
详情

看了《长恨歌》

作者:敖琴

一位小家碧玉,一颗被浮世撩拨后的心。无数种欲望,纠结在纷纷攘攘的十里洋场。铺展开来的是一出腹水难收的戏码。

四十年的故事,从片场那一幕忆起。一段段让人唏嘘不已的情感,串成了眼下的故事,唱出了一曲幽怨绵长的悲歌。

一如白居易笔下那句“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”一样。《长恨歌》中王琦瑶的恨,同样是绵绵不绝的,可以反复回味品评的。

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。恨不生同时,日日与君好。

爱情从来没有刚刚好的时候。不是来早了,就是嫌迟了。初识李主任的王琦瑶正值花样年华,而李主任已是人到中年。再加之当时国内政治的动荡不安,这场忘年恋也就以昙花一现的方式,草草收场了。

总觉得王琦瑶不过是李主任在众多“爱丽丝”中,养的众多“金丝雀”之一罢了。前者有双十年华,如花美貌,后者则是事业有成,有权有势。彼此的相伴免不了似一场交易,互利互惠显得最实在。可能是应了战争年代的凄恻惶恐,日子是得过且过,不指望将来的。于是这场落俗的交易里,却开出了患难见真情的花朵。也为日后李主任留下的金条和王琦瑶所谓的夫妻恩义,埋下了伏笔。

王琦瑶的虚荣心,为她换来了那只雕花木盒。也仅仅换来了这一盒的金条,这正是浮华背后的可恨之处。

我生君未生,君生我已老。化蝶去寻花,夜夜栖芳草。

或者我们可以牵强地说,如果不是老克腊的负心离去,王琦瑶也不会死在同瘪三无异的长脚手里。她本来是可以不在乎那盒金条的。然而天底下男子都薄情至此,老克腊是她最后的依靠,却也狠心离去了。所以王琦瑶只能死死抓住那盒金条不放。她相信这个世界,能让她依靠的是眼前这冰冷的金条,而非有血有肉,活生生的人。

最初的王琦瑶也许是为了富贵荣华,但最后的王琦瑶却是用她此生换回的唯一的财产,去换老克腊的陪伴。在老克腊交回钥匙的那一刻,我陡然发现,这个被虚荣心颠覆后的世界,是再也无法还原的。

是王琦瑶悔悟太迟,还是上帝存心不放过这昔日爱慕虚荣的上海弄堂女子。一步走错,只剩满盘皆输,这也是可恨之初吧。

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心郎。

允许我断章取义。在我看来,“难得”的是康明逊,因为他让王琦瑶爱地坚定与透彻。“难得有心”的则是程先生,为了王琦瑶他可以一生孤家寡人,致死仍未曾改变。若王琦瑶与程先生最初就能在一起,那后来的故事就要跟着颠覆了。只是欠了月老的一份成全,让王琦瑶对程先生始终只有恩,却没有爱。王琦瑶是个看中爱情的人,敢爱敢恨。可惜,她对康明逊的倾其所有,却只是证实了康明逊这个从旧时代走来的男人的寡情。天下男儿皆薄幸,这又是一个可恨之处。

程先生大抵就是那位最有耐心的男人了。却也是最让王琦瑶喜欢不上的。命运就是这般地愚弄着我们这些凡夫俗子。王琦瑶拿程先生做底,第一次她放弃程先生选择了李主任,这是一个肤浅地王琦瑶。第二次,她为了康明逊,仍旧放弃了一片痴心的程先生,这是一个看中爱情的王琦瑶。其实命运待王琦瑶不薄,给了她两次机会。无奈女人天性高傲,不识时务。

一场文革,在遭遇“揭发”后的程先生选择了自杀。也因为无牵无挂吧。所以年华逝去的王琦瑶,只剩孤单做伴。午夜梦回,寂寞几乎要吞噬了她一般。感情确是不能勉强,这里的可恨又带着几许无奈。

渺远的时光中,不论冗长的历史,亦或变幻的将来。命运再是跌荡起伏,终究不过一粒细沙的分量。逃不出的是大时代,狂风暴雨般的肆虐之后难消的恨意。

扫二维码用手机看

资讯详情